相关文章

上海旧衣回收箱以公益之名牟利 被小贩租赁承包

  “两笔账”解开获利之谜

  按照上海目前箱体的情况来看,一个箱体月均能收取废旧衣物80公斤。其中,夏季综合类衣物符合出口的约15%,秋冬衣物综合类约5%,纺织原料资源化利用约25%,余下为化纤和混纺的废旧衣物。夏季综合类衣物1吨在6500元左右,秋冬衣物1吨约2000元,资源化做成纺织原料的均价约2800元一吨,其他化纤和混纺的均价为200元一吨。按此计算下来,一个箱体按照合法的盈利方式每月约可获利150元。

  从万容公司开给曹某的收据上可知,万容每个箱体月租金60元,这就意味着老曹每个箱体每月有90元可赚,还需从中支付人工、场地及车辆费用。“一条李维斯8成新的牛仔裤在二手市场能卖到200元左右,比分类后出口或资源化利用赚钱快得多,还省事。”

  该人士又算了一笔账。一家正规运作的回收公司场地费一年40万元,人工80万,社保18万,油费20万,其他18万,总计年支出约176万。按照每个箱体每月150元盈利来算,1000个箱体每月15万元,一年约盈利180万元,除去帮困济贫等公益捐赠外,可以略有盈余。

  这就意味着,一家回收公司如果箱体不足1000个一定会亏损,如果想从中获利,就不得不砍掉支出的大头,如人工、场地等费用。万容公司表示,在沪全部箱体有700多个。

  □追访

  谁来监管废旧衣物回收?

  记者发现,缘源公司箱体“大熊猫”肚子上写着“上海市人民政府‘废旧服装回收利用’项目”;荣灏“绿房子”上写有“上海市政府实施环保项目”;万容“蓝房子”上写着“上海市人民政府实事项目”。

  就这些项目的立项情况,记者分别采访3家公司。缘源表示,其项目是由市发改委立项的;荣灏和万容表示,他们的项目是由市绿化市容局废旧物管理处立项。3家公司均表示,每月他们都需要上交回收衣物量的数据表给废旧物管理处。

  市发改委对此不予回应,要求记者采访废旧衣物回收的主管部门市绿化市容局。市绿化市容局则明确表示,并没有对荣灏和万容的项目进行立项,同时强调,市绿化市容局只是垃圾分类的主管部门。

  上海市促进生活垃圾分类减量办法(上海市人民政府令第14号)第四条明确规定:市商务行政管理部门负责生活垃圾中可回收物回收的指导和监督管理。据此,废旧衣物回收的主管单位应该是商委,那么对于上海目前从事废旧衣物回收公司是否在商委备案?对这些公司的指导和监管中,商委做了哪些工作?以及几家公司宣称是政府项目,商委是否知情等问题,至记者截稿前,仍没接到回复。

  衣物回收箱投放由谁负责?

  一名从业人员直言不讳:“投放箱体越多,公司就越赚钱,高档小区能投放进去,回收率更高、衣物质量更好,抢占‘高地’是必须的。”那么这个“高地”如何抢占呢?

  荣灏负责人许先生称,到一个区投放箱体,先是跟区绿化市容局沟通,再跟街道,最后跟居委会沟通。

  缘源负责人杨先生则先是跟区政府沟通,再跟街道,最后跟居委会沟通,“主要是有些区的绿化市容只认某个公司”。

  投放一个箱体需要沟通至少3家部门,那么最终决定权是在哪个部门呢?

  沪一小区有万容的“蓝房子”,居委会工作人员徐先生称,这是沪东新村街道投放进小区的。随着线索追问,沪东街道称是金桥城管市容协调科推荐安装的,金桥城管则称听从浦东新区垃圾分类推进办意见,浦东新区推进办则表示是由市绿化市容管理局口头推荐的。

  博兴路465弄一支弄和二支弄内分别被放置了“蓝房子”和“大熊猫”,两个小区属于一个居委会管理。对于为何分别安装两家箱体,居委会工作人员说,“没啥依据,上面(街道)推荐什么就安装什么。”

  对于投放箱体一事,市绿化市容管理局表示,这是公司自主行为,绝对不会也从来没有以行政方式推荐过哪家公司。

  >>链接

  废旧衣物严禁流入二手市场

  业内资深人士介绍,目前在国内,废旧衣物流向只能有3个方向,一是出口部分国家,二是帮困济贫(不能产生经济效益),三是资源化利用。所谓废旧衣物合法的盈利模式,即用于出口和资源化利用。

  “废旧衣物在我国是严禁流入二手市场的。”废旧衣物也不能用于燃料,尽管煤炭的热值和废旧衣物的热值相当,约5000大卡左右。目前普通煤炭每吨600元,远高于200元一吨的化纤和混纺类价格。“政府主导废旧衣物回收的目的是资源化、无害化,如果流向二手市场或用于焚烧的话,就跟其目的相悖了。”该人士说,废旧衣物极容易传播疾病、污染环境,而混纺织物里的化纤焚烧时产生的二叫恶英极易让呼吸系统和中枢神经致癌。

  “个人的贪婪在利益面前容易被放大,这就是为什么在我国废旧二手衣物的收购项目总是由政府牵头,交给资质完善的专业公司来处理,而不是转手交给收购废旧物品的小摊贩,一旦交给小贩废旧衣物流向就会失控。”该人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