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上海频发保安被殴事件 部分业主恃强凌弱

  不久前的一个深夜,一名业主驾车回家时发现,小区的地下车库内没有了停车位,他便擅自要求把车停在小区道路上。保安上前解释物业规定地面不允许停车,短暂交流却引起了业主的不满。双方僵持不下,恼羞成怒的业主突然挥起拳头,重重地砸在了保安的鼻子上。瞬间,保安满脸鲜血,到医院检查确诊为鼻骨骨折、鼻钝性伤。

  这是上海一小区物业负责人向记者叙述的发生在他们小区的一幕。

  一段时期以来,上海接连发生多起执勤保安受到业主辱骂和严重伤害甚至导致死亡的事件,引起了社会的关注。由于不少物业要求保安“骂不还口、打不还手”,令遭骂挨打的许多保安提心吊胆。保安被赋予了许多的责任,但又没有被赋予相应的权利,长期处在尴尬的位置。对此,专家建议,应该用法律手段规范保安的从业行为。

  五旬保安被推倒触地受伤致死

  6月10日深夜10时40分许,上海闸北区歌林春天小区52岁保安丁师傅和其他同事正在小区三期门口的岗亭值晚班。当时,一辆奥迪轿车开了进来,此时三期的车位停满了,但一期、二期路面上还有车位,司机可能不想再往小区里面开,便将车停在了绿化带上。

  按照小区管理规定,轿车不可以停在绿化带上。丁师傅看见后上前劝阻,车内两名男女青年下车后不予理会。双方发生口角,男青年认为丁师傅出言不逊,出手就把丁师傅推倒在绿化带上。碰巧的是,绿化带有个水泥台阶,丁师傅倒地时头部恰好撞到了台阶上,他当即头痛不已,被赶来的同事们送往医院。花了2万多元抢救费,6月12日清晨,医院宣告丁师傅死亡。

  尸检报告表明,丁师傅系头部遭受钝性外力作用致颅脑损伤死亡。男青年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闸北警方刑事拘留,案件的调查尚在进行中。

  据介绍,丁师傅是上海人,一家人全靠他1300多元的工资生活。

  “在车库时,小区居民对他印象很好,工作认真、负责,我才决定把他调到门岗。因为门岗任务更重,哪晓得发生这样的事情。”刘经理说。

  保安遭遇辱骂挨打成家常便饭

  业主过激行为导致保安死亡的极端事例发生后,成为沪上社区的热议焦点,在市民对遇害保安表示同情的同时,也引发了社会各方对于保安生存状态的深层思考。

  针对小区保安遭业主殴打问题,有关方面进行了一项调查,在受调查的小区中,过去一年内,曾发生保安被殴事件的比例接近100%,联洋年华园的保安一周接连被打4次。发生频率之高,令人担忧。

  记者也走访了一些社区,在浦东申舟明阳苑小区了解到,7月20日晚10时许,一车主因车位旁有堆建筑垃圾,觉得影响到视线并可能在倒车时剐擦车身。保安称会尽快清除,但业主不满意,随后双方发生争执并升级为扭打,保安被打成眼球淤血。

  而保安遭辱骂更是司空见惯。中邦风雅颂小区张师傅从事保安工作已3年,遭遇辱骂甚至殴打对于他来说是家常便饭,“挥一巴掌、踹一脚那都很常见的,只要不见血,这种事情我们都忽略不计了。公司规定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但个别业主连起码的尊重他人都不懂。我们保安每月就只有900多元的工资,我觉得只要能够得到社会尊重,钱多钱少并不重要。但现在保安的处境已经不仅仅局限在是否被尊重上,而是人身安全是否能够得到保障。”张师傅向记者吐露了心声。

  “由于身处物业服务第一线,业主如果对小区物业管理存有不满,都会将怨气直接撒在保安身上。”上海物业管理行业协会副秘书长许玉彪认为,部分业主对保安缺乏起码尊重也是殴斗事件高发的主要原因之一,有些业主往往会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若是“地位”受到怀疑和挑战,也会选择打人出气。

  还有一些物业公司认为,作为服务企业,业主和保安之间发生争执,物业公司在事后处理上大都选择息事宁人的做法,这也让个别业主认为打保安的“成本”较低。

  政府应当规范和发展保安协会

  记者调查发现,保安的角色长期处在尴尬的位置,他们被赋予了许多的责任,但是却又没有被赋予相应的权利。总希望保安能够保护一方平安,但现实是他们连自己的“安”都无法保护……不少物业公司均表示,他们对保安的培训仅集中在军事训练上,而对于保安在应对突发事件时的态度、礼貌用语、口头表达能力等,以及第一时间化解矛盾纠纷的方法,都没有进行培训。

  有关专家认为,保安作为一种职业,其国家职业标准至今仍未出台。目前并没有制定专门针对保安的行政法规,保安的管理和规范主要依据的是一些相关政策和规范性文件,以及散见于公安部制定施行的一些规章和部分省市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地方性法规。在培训方面,没有形成统一的保安员专业教育和职业培训机构体系,全国只有极少的几所院校开设保安中专或大专,正规的职业培训机构也不多。

  对此,专家建议,政府应当规范和发展保安协会,加强社会培训机制;积极推行保安企业分类、分级管理机制;加强保安行业的工会组织,提升保安企业的社会信誉和从业人员的社会地位;全面推动保安职业化进程,制定并实施保安员从业标准。